梁祝的女兒 蕙藍
作者:吳淑姿
市場定價:220元
本站售價:220元
放入購物車
作者相關作品
梁祝的女兒--蕙藍
2012年新版作者簡介

【 作者 吳淑姿 介紹】

吳淑姿

1955年生。目前處於「做自己」時期。
已經將「世俗」的責任做完了,接下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
2003年SARS流行期間,害怕可能染病、死掉,同時讓腦中的故事跟著埋葬的遺憾,開始提筆寫小說;
2005年退休;出版第一本小說《梁山伯沒死……之後》;繼續寫小說;帶寫作班;尋找人生的方向;
2007年出版《藍凌之於瓊璃》;
2010年和敏納斯花精相遇,完成「自我療癒-內觀高階課程」,成為身心靈諮詢師,療癒自己、家人和呼應而來的人。
2011年成立「敏納斯花精-大高雄身心靈推廣總部」,推廣花精及運用自我療癒的方法,達到身心靈的平衡;出版第一本小說的續集:《梁祝的女兒-蕙藍》;
2012年成立「敏納斯花精-大台北身心靈推廣總部」,每週南北移動,邀請大家一起邁向更美好的人生。

個人部落格 http://blog.xuite.net/shutzuwu
臉書粉絲專頁「吳淑姿」


2011年舊版作者簡介

吳淑姿
1955年生。目前處於「驕傲五十歲」時期。
跟著「大家」一樣的腳步長大、上學、工作、結婚。
經歷了「家庭」、孩子和跟著婚姻而來的種種。
努力又專心地將世俗的責任做完。

2003年SARS流行期間,害怕可能染病、死掉,同時讓腦中的故事跟著埋葬的遺憾,開始提筆寫小說;
2005年退休;出版《梁山伯沒死……之後》;繼續寫小說;帶寫作班;尋找人生的方向;
2007年出版《藍凌之於瓊璃》;
2010年和敏納斯花精相遇,完成「自我療癒-內觀高階課程」,成為身心靈諮詢師,療癒自己,療癒家人、和呼應而來的人。真正做自己,過自己想過的日子;
2011年經歷5年的時間完成第一本小說的續集:《梁祝的女兒-蕙藍》;繼續寫,將以文字、說故事的方式編織想要和不想要的人生,畫出藍圖,預約未來。

個人部落格 http://blog.xuite.net/shutzuwu


後 記
吳淑姿

當我讀到廣東順德、番禺、中山等地出嫁女兒「不落夫家」、「遲落夫家」,及不嫁「自梳」時(註1),心中十分震驚,前兩者可能和南方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有關,後者在我們認為的「以前」、「古代」(至少是「現代」之前)時,竟然容許女孩不嫁,而且是在社會、家人支持之下,有一女人這麼自在地生活著。
這或許是經濟、家庭的需要,加上疼惜女兒將在婆家受苦,而以「不落夫家」或「自梳」來做為婚姻的另一種選擇。
當養蠶、繅絲業發達時,需要人力從事,眼明手快的年輕女孩最適合,女孩本身也因此有了經濟收入。如果她們結婚,廠方將失去這些勞動力,加上家裏也需要她們的勞力及經濟上的幫忙,出嫁在婆家受苦既是事實,也是大家普遍的認知,因而產生了「自梳」的另類作法,家人不只精神上同意、支持,更會贈予土地、金錢,並幫忙建屋居住。
她們勤勞、節儉、愛乾淨,對於生活和老病死都有周全的安排。同住的伙伴有的結成「金蘭契」,類似夫妻同住,一輩子相守。這項曾經存在的事實,顯示婚姻的另一種選擇不是不可能的。
所以,我也夢想著,在社會還不是普遍接受女孩的不婚(即傳統的婚姻)時,能有另外一塊土地讓她們安靜過活、不受打擾,部分人可以實現同性婚姻的夢想,憑個人的意思作為留下或離去的選擇,加上收留無家可歸、被遺棄的女子(孩),形成一個女人社區,該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。
「瓊璃」既是珍貴的寶玉,也是又窮又離。
資源有限,僅能溫飽,離開親人,也被家園離棄。在全是女人的地方,除了生孩子之外,沒有做不到的事情,和刻板印象中女人是依賴、軟弱、無知的形象不同。或許寫者自己及閱者能從中得到一點觸發,好好思考如何走出女人的困境?
我們常說的一句話,反過來說是:「助人者,恆需要人助之。」生命中缺了一個洞的人,總在無意識中拚命想去填補,但永遠也補不滿,卻意外成就了外在的事業。藍凌不是無所不能,也有軟弱的時候,她的追尋,後來會不會有結果呢?
如果多年之後,山門還有機會再開啟,希望已經是個外界能和她們和平相處的時代,和陸上自由往來,提供不和男子結婚及獨居女子的居住處所。
我好像仍看到島上居民在閉鎖於世人的天地之中自給自足、樂天知命。那條小流仍然有水流下來,氣候四季如春,適於人居。丰兒的武功突飛猛進,琦玉對她依然熱情洋溢;慧貞將生下男孩,與棄陽和最後撤退時進來的幾個小男孩長大之後,將掀起糾紛……(許多故事都因女孩引起糾紛)。
多年後,滑滑在島周圍徘徊,希望能為她們吊上一些補給。大家好好活下去,有的只是一些小摩擦和貝貝無休止的抱怨,世人將遺忘她們,她們偶而會想起外面的種種……
至於藍凌呢?
或許躲到某處休養生息;或許為師父及環境的要求和寒風成親,生下可愛的女兒;也或許勇敢接受某位女孩的求愛,和她長相廝守,讓寒風傷心地離開……,有各種的可能等著我們去想像。


註1:參考書目:婚姻的再詮釋:廣東順德自梳與不落家之女性/吳鳳儀,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人類學碩士論文。



作者自傳:
吳淑姿


從前,農村裏有個小女孩,跟著當警察的爸爸每兩年調一個派出所、搬一次家,住在宿舍裏,沒有長久的鄰居,也沒有親密的朋友。每晚睡前,躺在床上,腦中編織著一場又一場悲歡離合的故事,直到睡著進入夢鄉。
警察被視為正義的化身,好事、壞事在派出所辦理,成不了案的女人冤曲繞到屋後向太太訴說,在家陪媽媽的小女孩成了旁聽者,心中疑惑書上說的:「中國人是最有人情味的民族」,為什麼家中男人早死後,會受到鄰居和親戚的欺負?
這句「男主外,女主內」可以隨時脫口而出,卻有許多女人挑起生活重擔、賺錢養家,只引起人們的欷歔,嘆她命苦,卻不改「女主內」的順口語,「身兼內外」的事實竟然不被看見,只當作「例外」處理。
而純粹主內的女人成年累日操勞於家內,和公婆伯嬸妯娌間的相處磨擦,如滔滔江河般流不盡、訴不完,小女孩只能在旁看著她們青春漸逝,價值漸無。
小女孩慢慢長大,讀書、工作、結婚、奉老撫幼,忙忙碌碌,長長的歲月倏忽即過,看起來十分順利,卻不時在照顧別人和成就自己之間拉扯。往往前者勝利優先,因此耗盡心力,回報仍渺茫無蹤,孤獨依然。看看自己和別人,不同的際遇,有不同的條件和原因,難道「性別」也是其中之一嗎?
厭倦了時常在耳畔響起的「乖女」、「孝媳」、「賢妻」、「偉大的母親」、「聽話勤奮、意見少、不找麻煩的女員工」,轉而尋找女人還有什麼其他的面貌?
有的,有很多,但為什麼少見於主流的文字和影像中?心中暗暗決定:此後要為女人書寫,寫出女人的故事來。
進而想到,古時候的女人是怎麼過日子的?除了「良母」、「烈女」、「孝婦」、「美人」和「妓女」之外,還有哪些其他的身影呢?女人不被歷史記錄,除了和帝王、將相、當官的有關之外,雖然如此,還是有的,只是很少,而且只能靜靜地躺在書裏,不被拿出來談論。她也下了決心,要將這些女人找出來寫。
轉眼已經從小女孩變成歐巴桑的她,這次寫出了這麼樣的一些女人出來,鼓勵了自己,若同時也能得到其他人的共鳴,她做夢也會笑哩!





部落格:http://blog.xuite.net/shutzuwu

讀者專用電子信箱  shutzuwu@xuite.net

歡迎各位讀者參觀,來信~~~